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文章

行走在高山羌乡里的 “白衣天使” ——记成都医学院临床医学免费定向生罗扎

 

每月下乡4次。

自2016年2月参加工作,不到一年时间里,罗扎和自己的小伙伴已40次翻山越岭,走遍了自己所在乡卫生院管辖的5个羌族村寨,为散落在深山各处的1000多名羌族群众送去医药,传播健康知识。

罗扎,藏族,毕业于成都医学院,作为四川省首批免费医学定向生,毕业后他回到了家乡——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理县蒲溪乡,成为了乡卫生院的一名基层医生。

罗扎本想做一名教师,考大学时,由于父亲坚持,他报考了成都医学院临床医学免费定向生。他有些不情愿地踏进了成都医学院,但3年学习,却让他喜欢上了医学,成为了免费定向班的班长,而且他知道了——家乡需要他这样的大学生。


2017年1月6日上午9点左右。当记者赶到位于一条峡谷里的蒲溪乡卫生院时,罗扎和卫生院5名医护人员正站在大门口。因为停电,很多工作做不了,24岁的院长邓云琴临时决定,去山顶的休溪村巡诊,随访慢性病病人,进行健康教育,给大骨节病人送去免费药品。

由于蒲溪乡人口不多,近年来交通也更加便利,到乡卫生院看病的群众并不多,乡卫生院的主业转变为公共卫生服务:如地区病、流行病、慢病等预防和控制,妇幼保健,健康体检和教育,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等,所以下乡巡诊成为了工作常态。

挎着药箱、拎着药包、抱着宣传册,罗扎他们准备出发。一位妇女走进院子,手里拿着厚厚一叠纸,拦住了罗扎一行。她是半山腰的蒲溪村人,患有癫痫病的儿子刚从成都某医院出院,她急匆匆赶来咨询费用报销。罗扎和小伙伴仔细看了资料,结合政策,一一解答。

“你们要走哇?”还没走出大门,另一位蒲溪村村民韩红英挡住了罗扎。前一天,罗扎下乡蒲溪村,韩红英儿子感冒了,由于没有带药,他叮嘱韩红英尽快下山取药。放下东西,罗扎赶紧在药房取了药,向韩红英仔细说明了用法,叮嘱她如不见好转,就给他打电话。

 


2017年1月6日上午9点30分左右。一位同事留守,罗扎和院长邓云琴一行5人终于向休溪村出发了。小车沿着山谷里曲曲折折的山路,向深谷深处开去,一路上尽是草木凋零的黄色。突然,车头拱起,爬上了一段陡峭狭窄的盘山路,车子不断地左转、右转,把人晃得有些晕乎。

晕乎中,看到一片开阔的土坝和一座木头牌坊。缓慢爬行30多分钟,终于到了目的地——一个坐落在深山顶上的羌族村寨。

 


2017年1月6日上午10点左右。太阳还没有照到山村,天气很冷。下车后,众人不断跺脚、搓手、嘴里嘻嘻呼呼的,拎着药包、抱着资料,向村医王桃香家走去。

休溪村是罗扎定点联系的村寨,有300多村民。因为来过多次,一路上,罗扎不断地向村民打着招呼。

王桃香热情地把众人迎进院子,找来柴火,赶紧升起一个大火盆。映着熊熊篝火,罗扎一行和王桃香商量起了巡诊。

在回到家乡做乡村医生后,罗扎感受到了在成都医学院3年大学学习是多么重要:“在大学的学习,树立起了良好的健康观和医疗观,学到了基本医疗技能,还开拓了视野,提升了交流能力,这些让自己顺利适应了工作,得到了群众的认可。”

 


2017年1月6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罗扎一行走进了74岁老人王秋芝的家。老人患有高血压,是罗扎他们巡诊的重点。

今天,罗扎和小伙伴要随访村里9位患有高血压的老人,测量血压并记录下来,询问日常饮食起居并提出建议,指导降血压药的使用。

“降压药要按时吃,不能停的,停了血压就要升高,”罗扎凑近王秋芝老人,大声而缓慢地说着。也许是语言不通,老人只是“啊啊”地应着声,并不太明白。罗扎拉过老人的儿子,一边在药盒上写用法,一边叮嘱:“一天一次,一次一片,降血压的,记得给老人吃药!我们随时来访。”

对罗扎他们来说,最困难的是村寨群众的“从医性”不高,健康意识不强,身体即使有了疾患,会一直拖,直到拖不过了,才求医。有时候,群众也不会把罗扎这些“小医生”的医嘱当回事。

“现在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看病可以报销的,花不了多少钱”,罗扎会向群众宣讲合作医疗报销政策,打消群众看病花大钱的认识误区。当然,更重要的是,罗扎和小伙伴会一次次、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向群众宣讲各种健康知识,提醒日常生活的各种不良习惯和方式。

 


2017年1月6日上午12点30分左右。两个多小时里,罗扎和小伙伴在村寨里上上下下,左右绕走,一家家走访,终于给9位高血压老人测了血压、听了心音,记录在一个小册上,也给4位大骨节病患者送去了药物。

冬日暖阳照进小村,罗扎一行在一处向阳的院坝里歇了下来。巡诊就是这样平淡,没有惊天动地,只有不断地熟络和交流,当成为群众认可的亲人时,罗扎的健康建议就会流入群众的心间,改变就会发生。看到小小的改变,罗扎总会悠然升起一股自豪。

不过,巡诊的劳累、过了饭点、顶风冒雨,那是常事,但淳朴的羌族群众总让罗扎感动。

2016年6月的一天,罗扎上山巡诊蒲溪村时,碰上了一场大雨。大雨让小车熄了火,罗扎和小伙伴们顶着大雨推车。没想到,寨子里的群众自发赶过来,帮着把车推进了寨子,一些群众把湿透的他们拉进家里,找出干净的衣服,让他们换上。穿上干衣,看着大雨,罗扎的心感动而温暖。

正是这些成就和感动,让罗扎的心很静——他属于这里的大山,大山里的群众也需要他。(四川省普通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服务中心供稿)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