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文章 > 特别策划

[热点] 从一个中学校长的角度看中美教育合作与发展

    中美教育合作无疑有利于推动我国教育的发展,有利于吸收和引进美国先进的教育制度和理念,但是教育移植应当高屋建瓴,应当统筹全局,人才的培养是个系统工程,我们不能只看到美国高等教育的成就,而忽视了美国基础教育对人才培养的卓越贡献。

    教育的涵义,广义来说,凡是能够增进人的知识和技能,影响人们思想品德的活动,增强人的体质的活动,不管是有组织的还是无组织的,系统的还是零碎的,都可以称为教育;而狭义来说,就是指我们的学校教育,学校教育的目的是教育者根据我们社会或阶级的要求,遵循年轻一代身心发展的规律,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引导受教育者获得知识技能,陶冶思想品德、发展智力、体力的一种活动,把受教育者培养成一定社会和阶级所需要的人。

    中美教育理念之差异对比

    教育最终的使命在于培养学生健全、独立的人格,而不仅仅在于知识的灌输。那么学生必备的素质,除了深厚的知识背景之外,就还要有实际解决问题的能力。正如美国教育部副部长谈中美教育合作时所说:“我们不仅仅需要学生在知识方面掌握更多,而且还要让他们具备一些能力,比如解决问题的能力、团队合作的精神。” 美国的教育深受实用主义文化的影响,强调知行合一,重视培养学生的动手和自我创造能力,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应用,知识转化为生产力与经济效应也是教育的基本追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古以来就是我国教育的理念和追求的目标,传统文化中“学而优则仕”的观念使我们过分推崇考试以及分数的人才评价标准,我国的教育体系也正是以考试制度为核心的,殊不知,这恰恰偏离了人才培养正确的轨道。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为什么泱泱中华十三亿人就没有一个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还有近期大红大紫美国NBA联赛的华裔天才后卫林书豪,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在拷问我们的教育制度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家长把在国内读四年级的儿子带到了美国,送进了就近的一所美国小学。那感觉就是“把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交给了一个我并不信任的人去保管,终日忧心忡忡。”因为每天下午不到三点就回家,在学校的时间还至少可以玩两个小时,上课的时候也是可以在课堂上放声大笑,更重要的是,当美国老师看到儿子带去的国内四年级所用的课本之后,居然说他可以在六年级之前都不用学习数学了。这位家长很是怀念国内的教育,在国内,孩子们从小就开始记得一些很重要的知识,就连国际上的奥林匹克学习竞赛中也是中国孩子拿到的金牌多。但是一年之后,情况慢慢的发生了转变。那个孩子带回来的家庭作业是《中国的昨天和今天》,在国内,我们小学的孩子最常写的作文题目是《难忘的六一儿童节》、《难忘的一件事》……都是些具体的时间具体的事情具体的感想,面对这个题目,那位家长只是叹息,觉得作为一个孩子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事实上,几天后见到的是一本二十多页的小册子,有标准的章节有参考书目。而这在国内,是我们的大学生甚至研究生才开始学习的写作方式。不久,小孩又出了新作——《我怎么看人类文化》,出乎作者意料的是,通过孩子自己去看书去查资料,他很快能够熟练运用图书馆的电脑和微缩胶片查找他需要的东西,他知道了面对陌生的问题,应该怎样寻找答案。

    这个故事引发了我对中美基础教育差异的一些思考。作为一名中学教师,我深有感触,青少年时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也是最适合学习的阶段。我们时常教育孩子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从小就要求孩子们志存高远,珍惜韶光,刻苦学习。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思想一直左右着我们对孩子的教育方式。我国推行教育改革,大力提倡素质教育已经多年,然而“历史已久”的应试教育依然占据着上风,素质教育的发展不尽人意。这种现象在我国的基础教育阶段尤为明显,囚于分数这种单一的人才评价标准,学生、老师以及家长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我们的孩子学习压力巨大,作为老师,当然想尽量减轻孩子们的负担,给他们更多自由、自主的空间。但是现实中,中小学教育都要经过中考、高考的检验,如果孩子没有好的学习成绩,学校、老师都要背负巨大的社会压力。我国中小学教育要真正从应试教育转向素质教育,依然任重而道远。

    相反,美国基础教育的根本目标从来都不是以考试和分数为中心,成绩在评价学生素质和能力指标体系中所占的权重较小。美国的学生无论考分如何,都觉得自己是最好的;无论观点如何,都觉得自己是最特别的。这似乎是美国教育的魔力所在,能够让学生们怀有这样的自信和从容。美国的教育非常注重学生个性和创新精神的培养,孩子们从小到大,从家长和老师口中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你是最棒的”或者“你是最特别的”,所以孩子从小就自信满满,没有个人的好坏之分,因为不管怎样,做自己就好,就是“与众不同”的。在他们的课堂上,老师注重每个学生的实际参与,把学习设计成游戏,让孩子们发表自己的见解和依靠自己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对于美国教育来说,多采用的是情景式和启发式的教育,理论性的学习不太多。中国的教育过分注重理论学习,中国学生的理论功底一般比较深厚,或许这是美国教育可以学习中国,可以去进一步平衡的一个地方。

    有人说,中国应试教育把学生的独立人格磨灭了,这种“程式化”的教育使孩子们失去了原有的天性,也失去了创新精神,而这种“程式化”教育下的中小学,充当的是大学“标准化”的“加工厂”,这样培养出的孩子其创新能力和竞争力让人怀疑。就像中国的家长有时会说想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一个科学家,可能是玩笑的话,但里面也包含太多真实的期盼。但是正如美国教育副部长安东尼•王尔德•米勒所说,一个出色的科学家肯定是在教育培养和工作实践两者之间有一个很好的平衡才可以的,它既能打破我们理论,还有书本上的知识,同时它也能在现实生活中得到更好的创新,我觉得一个好的科学家应该是在现实生活中能有更多的创新和创造力,同时,也是掌握更好的理论。

    中美教育合作重在基础教育的借鉴与改革 

    今年2月,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和美国副总统拜登共同参观洛杉矶国际研究学习中心时对师生们说:“青年是国家的未来,教育是立国之本,美国是世界上教育发达的国家,中国的教育事业发展也很快,中美应继续加大在教育领域合作,为两国发展进步多培养栋梁之材,也为中美友好合作大业多培养后续人才。”美国是世界上教育较为发达的国家,教育为美国经济的腾飞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才,美国的教育制度、教育理念以及人才评价标准对于促进我国教育改革都具有重大的借鉴价值。但是,我们应该看到,中美两国文化背景差异较大,简单移植、照搬美国的教育制度意义不大。教育是一个系统的工程,我们应当全方位、多层次的考察美国教育制度,尤其应当注重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的衔接。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一个制度在别的国家行之有效,但是一到中国,就表现出水土不服,我想这是中美教育合作应该警醒的。我们说“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但是“他山之石”的引进也有可能破坏原有的生态平衡。中美现有的教育合作与交流更多的是限于高等教育的层面,在基础教育层面缺乏充分的沟通,事实上教育原本就是一个有机联系的体系,任何一个环节的差异都会产生连锁反应。这就像生产商品一样,生产的工艺不一样,那么最终的产品也必然会存在差异,单纯的将美国高等教育的制度和理念嫁接到根基迥异的中国高度教育上,效果必然不尽如人意。

    正如《学会生存》一书指出:教育体系是每个民族的民族意识、文化与传统的最高表现, 既然各个国家之间具有不同的语言、地理、文化和社会,世界教育的多样化是必然的。中美教育合作无疑有利于推动我国教育的发展,有利于吸收和引进美国先进的教育制度和理念,但是教育移植应当高屋建瓴,应当统筹全局,人才的培养是个系统工程,我们不能只看到美国高等教育的成就,而忽视了美国基础教育对人才培养的卓越贡献。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是教育的不同阶段,基础教育培养的是初级产品,高等教育正是在基础教育之上进一步加工形成最终的产品。因此,素质教育的关键与根基依然是在基础教育,基础教育决定了中国教育制度改革的成败,也是“钱学森之问”的答案。中美教育合作,不能仅仅停留在高等教育革新与反思上,而是应该釜底抽薪,更多的从基础教育着手,真正推动我国人才培养制度的发展。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