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文章 > 校园律动

坠入传销陷阱,不应由大学生买单

/张玲

关注大学生求职陷入传销陷阱并不是第一次了,2004年我曾经采访过一位陷入传销陷阱的大学生小陈,20042月,北京大学生小陈在校园网上看到广州君悦电子有限公司(系传销团伙骗局)的招聘信息,他前去应聘落入传销陷阱。听着小陈的述说,我仿佛和他一起经历了那惊心动魄的48小时。所幸的是,最终他安然地逃离了陷阱。此后我写了《警惕!传销公司“借壳上市”骗人》的采访手记,引发了自己对于大学生求职安全意识的强烈思考。然而四年后的今天,当我再一次面对因为传销而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小季时,我不得不认为,事情也许真的没有这么简单。

 

问责“求职安全意识”遭遇尴尬

凭着以往的经验和印象,面对此事,我的第一反应便是:大学生的安全防范意识为什么这么差?换句话说,如果具有足够的安全防范意识,就不应该会坠入传销陷阱。然而,与之前的小陈不一样的是,坠入传销陷阱的小季恰恰是非常清楚传销组织的招聘陷阱,并且有针对性地采取了防范措施。

招聘陷阱的招聘地一般集中在大中城市、工作岗位好、工作轻松、工资高、待遇优厚、有发展前途……如此才能吸引人前去应聘。对此小季采取的防范措施是:选择远离城市的“中铁三局高速公路项目”,应聘岗位为测绘技术员,工作艰辛,野外作业,并且,这类项目大多是临时机构,为完成某项目工程而设立,谈不上什么发展前途。正是因为小季认为这样的工作一般少有人问津,传销组织不会在人迹罕至的荒僻处设置陷阱,他才敢前去应聘。而之所以选择这份工作,一是家庭贫困,求职心切;再就是专业对口。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传销组织仿佛是洞察了小季的心思,故意将“陷阱”设置到了人迹罕至的荒僻处。

去荷泽应聘,小季不但经过深思,而且与同学研究。为防不测,同学要求小季随时保持联系。保持联系的潜台词是:一旦联系中断,就说明小季坠入招聘陷阱,同学们立即援救。

到了荷泽,小季多次打电话与同学沟通,同学们都支持他应聘面试。

小季进入接待房间,马上意识到坠入了传销组织,这说明小季非常清楚传销组织的犯罪手段,对号入座,立即做出了判断。

一句话,小季是在了解传销组织的招聘陷阱,并采取了防范措施的情况下坠入陷阱的。这就使得对于大学生“求职安全意识薄弱”的问责显得颇为尴尬和无力。

据了解,就在小季跳楼的同一个窗口,已有两人先小季之前而跳下,他已经是第三个被传销组织欺骗、为逃脱控制而跳下的人了。

吴瑞祥,为小季提供无偿法律援助的律师,在此事发生之后,奔走于内蒙古、北京和山东等地,想方设法寻求各种社会力量帮助小季以及他的家庭。对此,他表示,问责防范意识,首先需要对这件事情的性质做出判断:小季坠入陷阱,是个人过错摔的跤,还是大学生群体、打工一族必须面对的社会问题?

“如果是小季自己摔的跤,实在没有必要消耗巨大的社会资源去解决他的认识问题。如果是一个社会问题,盯着防范意识喋喋不休实在很不得体。”

他认为,问责大学生的防范意识,副作用十分明显。“问责防范意识的潜台词大概是:这个人是不是脑袋进了水,再不就是读书读傻了,要不怎么会坠入陷阱呢?弄得受害的大学生人人自危,很少有人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同违法犯罪作斗争。使得公安机关、政府职能部门丧失了打击犯罪、整顿劳动市场、维护大学生就业秩序的绝好机会。同时,把大学生坠入陷阱归责于受害者的个人过错,对于民主和法制建设,对于预防打击犯罪,对于改善大学生就业环境,毫无补益。”因此他指出,“面对大学生坠入陷阱的悲剧,政府机关、新闻传媒、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基层组织应该多想想我应该做些什么,而不是喋喋不休地教训坠入陷阱的大学生缺乏防范意识。”

 

传销陷阱出现新变化

清楚传销组织的招聘陷阱并且具备一定防范意识的小季陷入陷阱的遭遇更应该引起我们的深刻思考。

这几年来,关于黑中介骗钱、招聘陷阱之类的新闻报道不绝于耳,大学生对此的公知度很高。然而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骗子的骗术也在花样翻新,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从此案就可看出,传销组织的魔掌所伸向的已不再局限于那些听起来有发展前途、待遇优厚、工作轻松的好单位,连这种“环境差”、“条件苦”的“野外工作”都成为他们的招聘陷阱,真可谓说传销陷阱已经像手机信号一样实现了高山峡谷绝壁荒原全覆盖。

1128日一早小季第二次与“卢经理”取得联系要求面试时,对方对于不能马上见面给出的理由是,“他们正在修筑高速公路,离住地比较远,由单位派车送,中午在工地吃饭,晚上单位派车接回。因此,只能在晚上他们从工地返回时见面。”这样的解释似乎也是合乎情理。而在28日晚上小季跟随两个年轻人前往住处的路上,为防不测故意与他们聊天套话时,对方高谈工程方面的事情,并说自己是“开挖掘机的”,致使小季“没有觉得异常”,再一次放下了心中可能的疑虑。

种种皆可看出,与过去相比,如今的传销组织骗人手段进一步提高,他们在“陷阱”的上面铺设了一堆遮掩之物,致使小季虽然非常清楚传销组织的招聘陷阱,却依然不可避免地陷了进去。

这也是单纯地问责大学生的求职安全意识并不能够站得住脚的一个原因。

对此,为小季提供法律援助的吴瑞祥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传销组织犯罪之罪与罚”的文章,提出应该从打击传销组织的根源上去解决大学生求职屡陷传销陷阱的问题。

“传销组织越来越严重的暴力化倾向,涉及的犯罪不仅仅限于非法经营,而且可能涉及抢劫、伤害、诈骗、非法拘禁等诸多罪名。”

“打击传销犯罪,不但要有法可依,而且要依之可行。法律必须具有充分的可操作性。打击传销犯罪,目前的困局,有些问题出现在法律层面。传销组织的‘罪与罚不相称’,在立法、执法上存在弱点、盲点,才是导致目前传销犯罪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

 

就业,全社会共同的责任

不过从小季的整个求职过程来看,依然可以找出他自己的失误之处,那就是求职的第一关——对于网上的招聘信息的真实性缺乏核查环节。如果当时小季能够向中铁三局电话求证一下招聘情况,也就不会出现后来的悲剧。菏泽市公安局牡丹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时靖事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应该提醒广大学生不能轻易相信网上的招聘信息。

这一提醒不可谓不重要,不过如果只是将之上升为对大学生单方的问责,笔者以为依然值得商榷。

这几年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正规职介机构和各种招聘会提供的就业岗位与毕业生的就业需求有相当大的差距。很大一部分学子要通过非正规渠道就业,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并且这种状况在短时间内难以改变。那么,如何使这些非正规就业渠道尽快正规起来,这更应该是政府职能部门考虑的问题。

对于像小季这样的贫困大学生来说,获取一条有用的招聘信息意义非凡,除了各类招聘会,网络自然是他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

不过传销组织显然比小季他们更为看中网络招聘这条“捷径”——

20042月,北京大学生小陈落入传销陷阱源起于在校园网上看到的一条招聘信息。

2006330号,广东省韶关市营救了一批误入传销组织的大学在校生和毕业生。他们来自山东、山西、湖南、河南等地,他们都是在互联网上被虚假招工信息骗到广东韶关加入传销组织的。

20072月,上海工程大学小柳通过网上求职,得到了广东一家公司的面试通知,即前往应聘,未想,该公司实质为传销公司,小柳到达公司后,不仅被限制了人身自由,还被胁迫他以购买电脑名义,向家人索要汇款3800元。

类似的案件还有很多,不得不引起人们注意的是,目前的网络招聘所存在的问题较多,网络信息的安全性时不时地考量着大学生的安全意识。但是谁更应该承担起网络信息真实性核查的责任?恐怕不应该是处于信息链最后端的大学生。

小季的遭遇无疑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大学生就业,或者说就业问题,绝不仅仅是一个部门的工作,他牵涉到整个社会的诸多环节,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应该规范网络招聘:招聘广告必须明确企业住所,法定代表人姓名,注册登记机关,联系电话等信息。”而更深一层面,传销组织的招聘陷阱,在一定意义上说危害的是公共安全,这从近来年类似案件的发生频率和受害人数也可看出,因此,应该在法律制度上建立保护屏障,在公共资源基础之上建立防范措施,以社会力量打击犯罪,保护求职者。

“整合公安、工商、劳动等部门资源,建立专门机构,实行求职防陷申报制度,办理申报事宜。利用资源优势进行调查核查,反馈信息,进行危险警示。对于坚持高危求职者,给予特殊保护。在提供服务的同时,开拓宝贵的信息资源,实现服务管理相互促进,营造双赢。”吴瑞祥建议。

 

“跳楼”——问责大学生的危机应对能力

小季终于逃离了陷阱,然而代价却是十分惨重的,“总共花费近4万元,为给我治病,父母四处借债,医生说我康复要近半年时间,为此我的精神受到严重打击,我父母亲人的精神都受到打击,我只想让不法分子为他们所作所为负责。”

这一次求职失败给小季带来的精神压力超过身体上的伤害,但小季觉得自己别无选择。

“如果我不走,最先受到连累的就是我父母,我一想父母为我这一辈子不容易了,我不能连累他们,其次连累的是我的朋友和同学,我不想那么做,因为我知道我的同学也都不容易。”话语之间是一个非常善良单纯的年轻人。

求职过于急切是小季坠入招牌陷阱的重要原因。应该说小季之所以跳楼逃脱,熟悉传销组织犯罪是一个重要原因。他不愿坑害同学亲友,他决不屈从邪恶,编造谎言欺骗同学亲友参与传销。但他无法保证不连累父母同学亲友,他知道,通讯联系中断,同学们就会报警,就会纷纷赶赴荷泽,含辛茹苦积劳成疾的父母也会长途跋涉,到荷泽解救自己。所以他决定立即逃脱,在没有其他方法的情况下,他选择跳楼。

然而,在那个危急的时刻,小季也许没有想到,生命对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我们的所有财富,生命是最宝贵的,保护生命是应对危险的最高原则。一切应对措施都应当建立在这个原则的基础上。

所以说,小季选择跳楼逃脱,违背了保护生命的原则,丧失了生命,那还有什么逃脱?还会怎么不连累父母同学亲友?

从这个意义上说,培养大学生遭遇危险的应变能力比告诉他们招聘陷阱的花样更重要。

小季的遭遇不是孤立的个案,面对大学生就业的严峻形势,面对传销组织作祟的危害,在法律制度上建立保护屏障,强化组织机构,完善防范措施,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是必须的。

“应该提醒广大学生误入传销组织后应沉着面对,暂时失去人身自由后也不要采用跳楼等方法,避免对自己造成更大伤害。”菏泽市公安局牡丹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时靖表示。

小季出事之后,得到来自社会多方的关怀和帮助,吴瑞祥律师为此事积极奔走,他的同学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菏泽第三人民医院。校方也给予了一定经济上的资助,师生们都盼着小季早日康复。

如今,小季的伤势已有好转,在2008年除夕的晚上,他给笔者发来问候短信,表达了自己下一步的打算。同时他还说,“我相信社会还是好人多,我以后要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为社会做贡献,回报关心我的好心人。”

相信伤愈后的小季一定会更坚强、睿智、勇敢、更富有爱心、更勇于奋斗……同时更希望在全社会的重视和关注下,大学生就业环境会越来越好。

  (感谢吴瑞祥律师对此文所作的贡献)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