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文章 > 校园律动

[体验]我做“新闻线人”

过去说起线人,颇有贬义,似乎只是为了某某人、某某利益集团,做些偷偷摸摸的通风报信的勾当,甚至出卖良心,卖友求荣,获取对主子有用的情报,很是上不了台面。

 

近些年来,媒体事业发展迅猛,报纸、电视台、网站等媒体如雨后春笋般创办起来,新闻从业人员也是铺天盖地的多。随着媒体的发展,新闻线人应运而生,成了都市里不可或缺的新群体,有不少人,就以提供新闻报料为职业,而更多的人,则是做了兼职的新闻线人,我就是后一类。

 

记得是20038月初,当时我在北大参与《青年时代》的采编工作,有一位名叫宫晓丽的网友,山东青岛人,是位残疾的爱心女孩,正好要来北京治病,请求我帮忙。她身残志坚、乐于助人的精神,深深感动了我。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北京的有关媒体,希望报道一下她的事迹。

 

当时《华夏时报》的记者柳志卿很快就来北大采访了她。报道也很快见报,还是一个整版,我很是开心,觉得自己为别人做了一件大好事,很有成就感。更惊喜的是,没过多久,该报打电话通知我,让我去领新闻报料的奖励费300元。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新闻报料还有奖励,于是我以后身边遇到一些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就会在第一时间及时提供给媒体。

 

我是一位在北大游学13多年的北大边缘人,媒体都称我是北大旁听十年熬成的学者北大游学代言人,实在是深感惭愧。当时我住在北大清华之间的燕东园,对于这两所名校的新闻,我是颇得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有一段时间,我的报料经常被北京的媒体争相采用,报料的收入,有时每个月能有一二千元,对于我这样一位从事文化研究与写作的人来说,也有很大的帮助。北大残疾女博士郭晖、北大盲女秦玉花、袖珍女歌星吴小莉、超级矮男杨明、北大打工的收藏大王刘宇光、藏书状元魏林海、《中山颂》作者鞠盛、北大旁听生施经军、亿万富翁科学迷温邦彦等一大批人,都是通过我的新闻报料,而成为媒体的报道对象。

 

有不少人,最初并未引起媒体的关注,经过我的发现,一报料,一夜成名天下知。这里举个例子吧,北大餐饮中心的临时工刘宇光,是我在北大旁听的时候认识的。我知道他在北大打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他的收藏爱好,便于向来北大演讲的名人索求签名。他先后收藏了2000余个名人的签名封,我觉得他的事迹有新闻价值,值得报道一下,于是我给《新京报》、《北京青年报》、《北京晚报》等媒体报了料,结果一下子来了七八家媒体的记者,刘宇光成了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不亚于开个个人新闻发布会呢!第二天,有5家媒体同时作了报道,刘宇光成了全国闻名的北大打工的收藏大王。类似这样的例子还很多,由于篇幅原因就不多谈了。

 

新闻线人,首先要有敏感的新闻嗅觉,要善于发现新闻,及时提供新闻给媒体。我不主张只报喜不报忧,而应既报喜也报忧,对好人好事要表扬,对恶人恶事也要批评,这样媒体才有公信力,新闻线人才有正义感!惩恶扬善,就是我新闻报料的宗旨,也是我做人的准则!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