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文章 > 专栏

[人物]携手写大爱

“我和纪秀丽都是2006年参加‘特岗计划’到沙地中学任教的。三年支教,我们收获了知识,收获了感动,还收获了爱情。2009年服务期满,我们被恩施市吸纳为正式教师,一起留在山区工作了一年,感觉挺好的。”7月12日,特岗教师岳勇满怀深情地对笔者说。

    2006年8月,岳勇和纪秀丽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国家特岗计划,志愿到湖北省恩施民族地区支教。他们扎根山区,不仅收获了爱情,也将一份大爱奉献给这里的孩子们。

 

共同选择去支教

    纪秀丽出生在十堰市一个偏僻的小山沟,家里兄妹四人,家境贫寒。直到九岁半的时候,她才上小学。在纪秀丽初一那年,由于家里实在太穷,幺妹被送给了一个湖南人。纪秀丽辍学在家放牛、捡柴,感到无比失落和绝望。在班主任李凤仙的资助下,她终于读完了初中、高中。2002年,纪秀丽收到长江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正在十堰一家超市做导购员。高中老师王德彩一把将她从超市拉出来,带到长江大学,替她申请了国家助学贷款,并争取到勤工助学岗位,纪秀丽才顺利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岳勇的父母是晚年得子,岳勇上高中时,他们都六十多岁了。家庭的贫困没有压倒他,和纪秀丽一样,他通过勤工俭学、助学贷款完成了大学学业。毕业前夕,岳勇和纪秀丽一起去听了资教巡回报告会,一个个感动的故事让他们回忆起自己的孩童时代,他们最能体会农村孩子对学习知识、改变命运的渴求。于是,同窗4年,加上相似的经历令他们作出了一个共同的选择:一起去农村资教,为深山的孩子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2006年8月,他们满怀对山区教育的向往来到恩施市,被分配到沙地中学任教。开学不久,沙地中学一名资教老师因为条件艰苦辞职了,纪秀丽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一天,她和岳勇提着行李去城里办事,恰好被一个学生看见了,学生跑过来问:“纪老师,岳老师,你们不会像三班的那个老师走了就不回来了吧?”听了这话,岳勇、纪秀丽备感心酸。为了让学生和家长放心,他们把户口迁到了沙地,结婚安家,下定决心要用爱心作犁,来耕耘这片深山的沃土。从这以后,他们就将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生身上,不仅关心他们的学习,还关心他们的生活,用爱去温暖他们的心灵。

三年爱生如弟妹

    支教3年来,岳勇、纪秀丽把孩子们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亲妹妹看待,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

    纪秀丽班上有个叫小云(化名)的学生,上课时总是喜欢不停地乱动,有一次在课堂上,他竟然跳上桌子去打苍蝇,纪秀丽把他叫到办公室写检讨。他小声地说:“老师,我写不来字。”纪秀丽很生气:“不会写的字就画圈代替。”这时,另外一位老师告诉纪秀丽,小云从小智障,非常自闭,由于家长外出打工,他没人管。当小云把检讨书交给纪秀丽时,她愣住了,纸上除了“我”、“老师”三个字之外,全部都是圈圈。纪秀丽知道,这分明是一个心地纯真但又需要帮助的小弟弟。于是,纪秀丽开始手把手地教小云认拼音、识汉字。这个过程非常艰难,他每学会一个字,纪秀丽就特别开心。一个月后的一天下午,纪秀丽发现办公桌上有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纪老师,谢谢你,我要好好学习。”虽然字都写得很笨拙,但是纪秀丽高兴得快要掉下眼泪。她深深地感受到:哪怕是一个被上天关闭了心扉的孩子,只要老师们永不放弃,爱心的钥匙,就能够把幼小的心灵开启!

    在教小云识字的过程中,纪秀丽一直有一种在教自己亲妹妹的感觉。她依然记得13年前,幺妹被送人的情景。幺妹被带上车后,拼命地用两只小手拍打着车窗,大声哭喊。教小云的时候,纪秀丽总在想:是不是幺妹现在也不识字呢?要不然为什么总不给她写信呢?她多么希望在遥远的湖南,也有一个好老师在教她的幺妹用功学习。

    学生小余(化名)很调皮,老师们称他“混世魔王”。纪秀丽主动走近他,帮他补衣服,给他讲习题,用自己的手机让他跟打工的爸爸妈妈通话。慢慢的,小余不那么调皮了。可是有一天,小余的爷爷揪着他的耳朵来到学校:“纪老师,我家小余是不是在学校干坏事了?一个月120块钱的生活费,他硬说是弄丢了。”一直不吭声的小余抬起头,低声告诉纪秀丽其中原委:汶川大地震之后,学校组织捐款,当其他同学交1元、5元的时候,他把100元交给了班长,用剩下的20元吃了一个星期的馒头。这时,纪秀丽搂着他,暗自庆幸又欣慰不已:调皮的孩子也是有爱心的,天生都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他们需要爱,更需要信任。

    学生小慧(化名)的母亲因病去世了,父亲体弱多病。2006年冬天,她父亲骑车送她上学时,不小心压断了她的脚趾。做完手术的她躺在医院里没人照顾,纪秀丽和岳勇就把她接回学校,住进自己的寝室。当时,雪花纷飞,寒风肆虐,小慧双手和双脚都冻僵了。由于做了手术的脚既不能烤火,也不能用热水烫,情急之下,纪秀丽将小慧那冰冷的小手和小脚轮番放进自己的怀中捂着,直到变得暖和、灵活起来。也许是因为岳勇、纪秀丽特别的关爱,原本沉默寡言的小姑娘变得活泼可爱。

面对亲人心愧疚

    岳勇、纪秀丽与父母远隔千里,一年只能回去探望一两次。

    2007年夏天的一个下午,纪秀丽正在给学生辅导数学,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孩子,你爸从三楼建筑工地摔下来,已经昏迷十几个小时了,恐怕……”得知这一消息,纪秀丽恨不得插上翅膀,马上飞到父亲的面前。生命垂危的父亲让她牵挂,可即将参加毕业考试的学生又让她怎么放心得下呢?她相信父亲会理解女儿。于是,纪秀丽准备打电话告诉母亲,等学生们考完之后再回去。还没开口,母亲告诉纪秀丽:“你爸醒了,第一句话就是叫你不要回来,安心工作。”听了母亲的话,纪秀丽泪如泉涌。在擦干泪水之后,她拿起课本,又走进了教室。

    2007年冬,岳勇72岁的母亲因摔伤卧床治疗两个多月,岳勇、纪秀丽也没有及时赶回老家,当寒假里终于见到老人家躺在床上痛苦的样子时,他们都哭了。2008年6月,纪秀丽87岁的爷爷因病过世,临终前,不断叫着纪秀丽和岳勇的小名。而他们,因为工作太忙,没能前去见上最后一面。

    接二连三的变故,让纪秀丽、岳勇应接不暇,一次次的悲痛都强忍着,没有请假。有人不理解。只有他们自己清楚:资教老师是特殊的群体,担负着特殊的使命,没有理由浪费时间。所以结婚3年,他们没有要小孩,全身心地投入教学工作。

    谈到对岳勇的关心,纪秀丽很惭愧,自己也没有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去年12月,岳勇患腰椎病到湖北民院附属医院做手术。住院一个半月,他的吃喝拉撒都是由家政公司人员料理,纪秀丽只有抽周末的时间才能去陪他两天。她知道住院的丈夫需要她,可是她当时实在不忍心影响正在备考的学生们。

付出大爱得幸福

    爱,在学生和家人之间取舍,他们选择了学生;爱,在城市和大山之间游离,他们定格在大山里。

    岳勇、纪秀丽说,3年一回首,大山里的人,大山里的事,大山里的一切,都让他们产生了不舍的情感。在学校,岳勇、纪秀丽经常会收到成束的野花,后来他们告诉学生不要折花草,学生们居然用废纸折起百合花、花篮、绣球来,每张花纸上都有祝福语,并用彩笔染色,非常精致漂亮。岳勇、纪秀丽一直把这些小饰品珍藏着,并看作一生无价的财富。夫妇俩认为,是孩子们的真诚让他们无法离开这里。

    在关爱学生的同时,岳勇、纪秀丽时刻也没有放松自身业务的学习,从开始听老教师授课学习经验,到刻苦钻研教材,探寻有效的教学方法。通过不断学习摸索,纪秀丽所任教的数学、生物教学成绩连续五个学期位居同年级第一,其“洋思教学”模式作为示范课在全校推广,个人多次被学校授予教学能手、优秀班主任等称号,被评为湖北省“三支一扶”标兵、恩施市“优秀特岗教师”、“师德模范”、“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岳勇2007年秋在全市物理创新优质课竞赛中荣获第一名,并代表恩施市参加了全州优质课竞赛,获得优异成绩;2008年,获得“恩施市优秀共青团干部”等荣誉称号。

    3年来,纪秀丽一直担任班主任,兼任校工会宣传委员和乡团委宣传委员;岳勇一直负责学校团委宣传、校园网建设等工作,并兼任乡团委组织委员。在这深山里,他们有苦也有乐,和学生们留下了难以割舍的情感,他们互相扶持、互相激励、共同进步,把夫妻之间的“小爱”延伸为对学生们的“大爱”。

    服务期满的他们被市人事局、教育局直接招聘为正式教师。他们夫妇俩已以正式教师的角色继续在大山里耕耘了365个日夜,谱写了辉煌的篇章……

 

最新期刊